筆尖上的結晶:李傑玲編著《日本所藏中日交換漢詩文寫本》 (日藏漢詩文叢刊第一輯)出書

作者:三重書社    起源:三重書社    時光:2019-03-20   

李傑玲2012年博士卒業後,壹向從事中日文明與文學交換研討,個中特別存眷詩歌,而她自己也寫詩,用漢語寫詩,用英語寫詩,也試著用日語寫詩。不外,她最愛的依然是用漢語寫的詩歌。漢語寫的詩歌,不單單是文學藝術,在中日文明交換的汗青上,漢詩,也起著手劄和交際文書的感化,溝通中日兩國人民,使兩國人民得以相互懂得,相互贊助,開市商業。

此次出書的《日本所藏中日交換漢詩文寫本》(日藏漢詩文叢刊第一輯)所影印的詩,是一座搭在中日兩岸的橋梁,幾百年前,這些用漢字寫出來的詩文,已經起著難以估計的主要感化:她救了遭受風暴飄流至仙台的新北漁民十幾人的性命,也搶救了台灣船商郭育齡一行人的性命,且見證了中日沿海地域之間繁華的經濟商業來往……

說起來,這本書自己就是中日交換的結晶。起首從書稿的構成來看:李傑玲博士2015年在日本國際交換基金會的贊助下,到東京訪問研討的時刻,匯集到本書影印引見的漢詩文寫本,並陸續撰文商量這些寫本的配景和汗青位置。2018年歲尾,在中國教導部人文社科青年基金課題經費的贊助下,本書得以順遂出書。是以從這個意義上說,這本書是中日交換的結晶。

其次,從版權請求和校訂印刷的進程來看,這本書異樣是中日友愛交換的結晶:本書所影印的漢詩文,均出自日本國立國會藏書樓館藏,要在中國國際影印出書,須要走一系列的流程,好比請求影印允許、請求版權、簽署應用合同、交付應用費……


在李傑玲博士的積極贊助下,我社與日本國立國會藏書樓簽署了圖書影印應用合同。用時幾個月的手續搞妥以後,這本書才取得了“准生證”,經由編纂與作者屢次細心校訂,重復調劑版面格局,直到各方都滿足,這本書才終究得以與人人會晤。是以,從這個意義下去說,《日本所藏中日交換漢詩文寫本》無疑是中日友愛交換的結晶。


第三,書中影印引見的漢詩文寫本,從汗青的角度來講,也是中日友愛交換的結晶。1796年,時爲清代嘉慶元年,日本江戶時期寬政八年,台灣新北一艘剛出海不久的漁船遭受飓風,在海上飄流波動,67日,漂到仙台藩,被本地人救起,並申報官府。因為說話欠亨,藩府請來本地著名的儒者志村五城、志村時恭和志村弘強三兄弟,讓他們與漁民停止筆談,懂得情形。志村三兄弟被稱爲“三珠樹”,在仙台以儒學和漢詩著名。冗長的筆談後,藩府準許了漁民陳世德、林光裕等人的要求,派船護送他們到其時獨壹開放的中日、日荷商業口岸長崎,再讓來崎商業的清商送他們回國。志村五城、志村弘強也在護送部隊中,在駛往長崎的船上,他們相互唱和,以筆代舌,沿途寫下了很多詩歌,直到長崎。後來,志村兄弟中的志村弘強將陳世德等人一路上所寫的作品彙抄一冊,題爲《陳林詩集》,並將他們在舟中的聯句詩附于後,美其名曰“萍水奇賞”。

1868年,台灣郭育齡兄弟出海赴日商業,他們的船在海上碰到風暴,飄流到對馬海岸以後,經由過程筆談,獲得了對馬方面的贊助,順遂出險,前往家鄉。他們的筆談記載即爲本書所影印的《清客新語》。


如斯看來,《日本所藏中日交換漢詩文寫本》不是中日友愛交換的閃閃發亮的結晶,又是甚麽呢?


並且,這本書照樣凝聚在筆尖上的結晶。本書所影印的,有繕寫工整的,有很是潦草的,有詩,有文,有商品清單和船員名冊,有殘本,有完本,所在多有,其配合點是:都是幾百年前手寫而成,是中日經濟、文明、民風交換汗青的主要材料。這本書的出書,異樣是李傑玲博士這幾年來的一個熱切的希望,她在她的第二本學術專著《十八~十九世紀中日沿海地域詩文典籍交換》(台灣人民出書社,201612月出書)“編外編”的案語中說過,要把其時匯集到的、關于中日交換的主要文獻公之于世,以備學界研討之需。經由不懈的盡力,她終究完成了這個希望,並曾經在爲未來的學術研討和專著出書做各類盡力和預備,往後會有如何的結果可飨學界?使人等待。

《日本所藏中日交換漢詩文寫本》可以聯合《十八~十九世紀中日沿海地域詩文典籍交換》壹路來看,兩者可謂姊妹篇,讀了《十八~十九世紀中日沿海地域詩文典籍交換》,會加倍懂得《日本所藏中日交換漢詩文寫本》所影印引見的文獻的汗青位置及其主要價值。


《日本所藏中日交換漢詩文寫本》共影印引見了五種漢詩文寫本,包含《陳林詩集》《以筆代言》《義溪詩集》《清客新語》和《清代至寶渡船記》。影印寫本之前,都有一篇作者撰寫的引見和研討文章,使讀者明確寫本的構成配景和重要內容。固然,限于篇幅,更多的汗青配景和中日之間的交換內容,讀者只能參考《十八~十九世紀中日沿海地域詩文典籍交換》這本書了。


在中日交換的悠長汗青上,漢字和筆談、詩歌起著何等主要的感化。有交換,才有互相的懂得,才有戰爭與發展。作者在書後用日語寫了一篇跋文,表達的,也是這個意思,看重交換,戰爭共處,專心研討,順遂發展。這是作者的希望,也是人人的希望吧!



免責聲明:

1.凡本網注明“起源:三重書社” 或“起源:本站”的作品,版權均屬三重書社,未經本網受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應用其他方法應用上述作品。曾經本網受權應用者,應在受權規模 內應用,並注明“起源:三重書社”。違背上述聲明者, 本網將窮究其相幹司法責任。

2.凡本網注明“起源:XXX(非三重書社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標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其實不代表本網贊成其概念和對其真實性擔任。